康复医疗类

患友故事丨我同病痛的长时间斗争

?

我患的是精神分裂症,医生告诉我只能靠适当的疏导和药物治疗。每隔数月就要去他那里咨询和取药。一想到这些,我就感到愤愤不平。也许我的幻觉、妄想等症状接受药物治疗是有效的,但在我的生活中介入的因素远远比此要多得多。

?


我的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是因为我与周围的一些“差别”,也许它使我在情感上受到折磨,周围的人也感到了我本质上的脆弱。一个患了精神分裂症的人,不仅要对付自身的病痛,还要承受周围的人对待我这个“特异体质”的态度。无论这些态度表达的方式是公开说出来的,还是我在日常生活中察觉到的。

?

虽然药物治疗可使我解除一些病痛,但是情感紊乱的“痕迹”依然存在,也许是由于我自身的敏感性和脆弱性,使这种感觉更加深刻。

?


医生告诉我只要坚持训练,训练,再训练;治疗,治疗,再治疗一定会有效果;还告诉我,我的观察力敏锐,说明我自己有能力摆脱疯狂状态。也说明治疗对我有效。正是坚持治疗使我揭开了内心的秘密——当自己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时,曾一度陷入疯狂的状态,是医生的治疗把我从心理脆弱的边缘拉了回来。

?

很长一段时间,使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我的医生总谈论我与他的关系。过去我认为,我的问题是我的生活,我的过去,我的恐惧、虚弱,还有我的今天和明天将如何度过。在经过长时间的治疗之后,使我懂得了生活是这么美好,我也是社会的一员,有存在的价值。进而明白了我与医生和周围人的关系是多么的重要。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我与医生有了真正的关系,从此我将逐渐学会如何与他人相处,相信有一天会忘却自己的孤独。



我同医生的关系日趋融洽、密切,渐渐地觉得他是一个现实的人。他与我、我和他不仅是患者和医生的关系,也是人与人的关系,我开始觉得我也是一个人,不再是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

事实上,我喜欢拥有一个听众。很多次我控制不了自己,是否要突破自己的防线“让它进来”??这种意识和要求多次反复出现,而且越来越强烈,有时真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我去看医生,他的解释使我明白:当我想和别人亲近时,总会担心别人都会拒绝我,而从未想过是我先拒绝了别人。

?


我经常同不可言说的痛苦做斗争,但又怀疑这种斗争是否值得。有时也曾想过最好让我这个患精神分裂症的人躲进一个非现实世界中去吧。但每个人都会有想不开的时候,或者想通之后又变得想不开了,如此反复,想明白之后或许就可以摆脱痛苦。

?


通过长时间的治疗,我的精神分裂症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我也希望我可以一直这样直到康复。